云朶

好希望我能代替你承受一切,希望我有三头六臂。

今晚是除了2017.6.1以外,第一个没有陪在朵朵身边睡觉的夜晚。

好想朵。

经常在隐忍,时刻要崩溃,说的大概就是我的现如今。

你问我对现在的生活失望吗?

不,是绝望。

第一次

我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没有家了。

有婆家不可去,娘家不能回。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地看这世界,未来迷茫。

我们都像浮萍一样,没有根,到处飘荡。

只是苦了星朵,天天跟着我到处奔波。

发完信息给爸爸,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,满腔的委屈不知从何说起,生活到底是怎么被过成这样的。

这些天特别疲惫,工作的心酸夹杂着生活的不易蜂拥而上时,才知道无力招架是一件多么无可奈何的事。

近来出行都是公交,发呆的时间特别多,无法看到头的束缚如影随形,摩托车司机与行人剑拔弩张,公交车乘客之间的谩骂,一紧张,难以抑制头皮发麻,社会好似还是如此,坐在我后面的那个大伯说,大家都不容易,就算了吧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不容易这个词,突然就心酸不已,一早跟不是很熟识的人在微信上大吵了一架,向来得心应手的项目在新主任的眼皮底下考核竟然差得一塌糊涂,然后紧接着被通知请假太久扣绩效,再然后,的士司机为了多几块钱收入绕路而导致迟到,这所有事带来的每个感受瞬间挤满了脑子,婆婆在微信里连着发了好多条的语音,问怎么还没到家。眼泪差点就落了下来,生活这般不易,你再努力,它也没有想着对你友好一些。

32岁的自己,逼迫自己不能矫情,不能懦弱,不能哭诉,事实是,无论怎么做,改变不了生活一丝一毫,食堂阿姨说,没办法啊,我们只能忍,不然能怎么办呢?是啊,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  在这里过的第七个年,仍然无所适从,它仍旧无法成为我的家,星朵出生以后,也还是只是落脚点,不得不待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朵咳嗽的第一天开始,到今天11天,星⭐诊断为肺炎,每天诊所,雾化,喂药,哭泣,折腾得疲惫不堪,本以为今天终于可以小轻松,朵开始发烧,晚上的年夜饭寒酸无味,刚想继续往年一年一次的春晚,朵测出38.7的温度,心思全无。

         抽空回了趟家,父亲身体不适没有出来,我进房的时候,小太阳照着床上烤着,他盖了很厚的一条被子,姐说这次风寒挺严重,他转过身看我的时候,我看见他脸色不好,眼睛凹陷,浓浓的黑眼圈,瞬间心酸。

        

看这一摊烂醉如泥。
深更半夜的我,不得睡觉的怒气,肚子空空,内心十分燥抑。
生活的模样,人是多会自欺欺人的动物,我们总把生活中的不如意寄期望于某个事情,于是自我催眠式地告诉自己,达到某个尚未达成的阶段便会一切都好。
说到底,什么是一切都好?

头发终于又留长了,依旧习惯自己清汤挂面的长发模样,这似乎是能留住的唯一念想。

关于我

她,个性倔强,性格温凉。
© 云朶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