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朶

夜里做了梦,奶奶回来了,记忆不好遗忘了许多人和事,然而看到我却一下子絮絮叨叨说了好多,梦里的泪就控制不住溢满了眼眶,我有多想她,似乎好久也没梦见她,她是不是渐渐在那个世界过好了?

梦里还在等一个人,不知道他有没有说要来,我一直在期待,最终他都没出现。突然想把俞飞鸿的爱有来生再看一遍。

起风了。

累,却也开心。

想要的生活无非如此。

见想见的人,做想做的事,吃想吃的东西。

心底的你去了哪里?

许久未曾这般沮丧,猛然发现,生活不是靠硬撑就能变好。

失去太多,也拿不回来了,如此之多,无力回想。

无依无靠。

好希望我能代替你承受一切,希望我有三头六臂。

今晚是除了2017.6.1以外,第一个没有陪在朵朵身边睡觉的夜晚。

好想朵。

经常在隐忍,时刻要崩溃,说的大概就是我的现如今。

你问我对现在的生活失望吗?

不,是绝望。

第一次

我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没有家了。

有婆家不可去,娘家不能回。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地看这世界,未来迷茫。

我们都像浮萍一样,没有根,到处飘荡。

只是苦了星朵,天天跟着我到处奔波。

发完信息给爸爸,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,满腔的委屈不知从何说起,生活到底是怎么被过成这样的。

这些天特别疲惫,工作的心酸夹杂着生活的不易蜂拥而上时,才知道无力招架是一件多么无可奈何的事。

近来出行都是公交,发呆的时间特别多,无法看到头的束缚如影随形,摩托车司机与行人剑拔弩张,公交车乘客之间的谩骂,一紧张,难以抑制头皮发麻,社会好似还是如此,坐在我后面的那个大伯说,大家都不容易,就算了吧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不容易这个词,突然就心酸不已,一早跟不是很熟识的人在微信上大吵了一架,向来得心应手的项目在新主任的眼皮底下考核竟然差得一塌糊涂,然后紧接着被通知请假太久扣绩效,再然后,的士司机为了多几块钱收入绕路而导致迟到,这所有事带来的每个感受瞬间挤满了脑子,婆婆在微信里连着发了好多条的语音,问怎么还没到家。眼泪差点就落了下来,生活这般不易,你再努力,它也没有想着对你友好一些。

32岁的自己,逼迫自己不能矫情,不能懦弱,不能哭诉,事实是,无论怎么做,改变不了生活一丝一毫,食堂阿姨说,没办法啊,我们只能忍,不然能怎么办呢?是啊,能怎么办呢?

关于我

她,个性倔强,性格温凉。
© 云朶 | Powered by LOFTER